揭秘沈阳故宫四大疑团——每一个都是未解之谜

2018-08-08 09:07:41 来历:网络收拾 作者:xiaojun

沈阳故宫,原名盛京宫阙,后称奉天行宫。是满清入关挪方位之前的皇宫,也是爱新觉罗氏的龙兴之地。380年前,清朝的开创者便是在这里,迈出了他们入主中原的最终一步。

380年后的今日,国内一批闻名学者为留念沈阳故宫的创立,近来举办了学术研讨。由于史料缺失,沈阳故宫依然有许多待解疑团。为此,专家们各持己见,议论纷纷。

罕王匆促迁都只为保江山龙脉

公元1621年,努尔哈赤带领八旗大军以锐不行挡之势前进辽东,并将国都从赫图阿拉迁至辽东重镇辽阳,大兴土木,构筑宫室。

可是,出其不意的是,1625年三月初三早朝时,努尔哈赤忽然招集众臣和贝勒议事,提出要迁都盛京(今沈阳),诸亲王、臣子当即激烈对立,但努尔哈赤坚持自己的建议。

努尔哈赤为何如此“匆促迁都”?民间一向撒播:努尔哈赤坚信“传统风水”,依照风水先生的点拨,他在其时的东京城西南角修建娘娘庙;在东门里修建弥陀寺;在风岭山下修建千梵宇,想用三座庙把神龙压住,以保龙脉王气。

可是,三座古刹只压住了龙头、龙爪和龙尾,城里的龙脊柱并没被压住。所以龙一拱腰,就要飞扬而去,一向向北飞到浑河北岸。罕王以为龙是奉天旨意,命他在龙潜之地再修造城池,所以一座新城便拔地而起,并将此命名为“奉天”。又由于浑河古称沈水,而河的北岸为阳(风水中有关阴阳的规定为:山的南面为阳、北面为阴,水的南边为阴、北边为阳),所以又称“沈阳”。

当然,传说好像过于奇特,但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委员李治亭教授和沈阳故宫博物院研讨室主任佟悦表明,向来建都建城,风水都是放首位的。沈阳在浑河之阳,上通辽河,辽河又通大海,可谓是一块“风水宝地”。

可是两位专家一起又指出,努尔哈赤迁都沈阳,更首要的意图应该是出于战略进步上的考虑。首要,沈阳乃畅通无阻之处,其地理方位对其时的满族而言十分有利,北征蒙古,西征明朝,南征朝鲜,进退自如。其次,原先的国都辽阳满汉民族对立抵触严峻,而沈阳其时还仅仅个中等城市,人口少,便于管理,这样能够防止满汉对立的激化。

沈阳故宫终究何年开端制作

由于史料没有任何明文记载,沈阳故宫终究何年开端制作,一向是前史上的一大悬案,也是前史学家们争辩的一个焦点。

沈阳故宫博物院研讨室主任佟悦说,这可能是由于修建皇宫是件劳民伤财的行为,清代统治者以为不值得发起,并且修建宫廷自身也便是为皇帝建个家,没必要将详细制作年份写进史书。可是几年前,鞍山市文物站的一位工作人员在当地发现了一本《侯氏宗谱》,其间关于修建辽阳东京城和沈阳盛京城的记载十分详细。

据《侯氏宗谱》记载,担任为沈阳故宫烧制琉璃瓦的侯振举宗族是“于天命九年间迁至沈阳,复创造宫廷龙楼凤阙以及三陵各工等用”。有专家据此揣度,沈阳故宫应该是在天命九年,也便是1624年开端制作的。

2003年1月15日,沈阳晚报宣布了一篇题为《沈阳故宫究竟建在哪一年?》的文章,经沈阳故宫博物院院长、清前史专家支运亭研讨员多年研讨,确定沈阳故宫的始建时代应为1624年(天命九年)。

但佟主任却不附和这一说法,他以为,《侯氏宗谱》中所说的“天命九年”指的是侯振举一家迁居沈阳的时刻,而不是说侯振举搬到沈阳后就当即开端制作故宫。佟悦以为,沈阳故宫应该是从1625年开端制作的,理由有二:首要,1624年,东京城还没有建好,许多贝勒、大臣都还在忙着建自己的居处,努尔哈赤在没有下达迁都指令之前,不行能在沈阳制作故宫;其次,努尔哈赤寓居在坐落城北的罕王宫,而不是故宫里。假如沈阳故宫1624年就开端修建的话,那么努尔哈赤为什么不住在故宫里反而要在故宫城旁寓居?

谁才是沈阳故宫的“总工程师”

这些清代宫廷修建究竟是谁规划的?又是由谁制作的?这一次,相同是《侯氏宗谱》掀开了冰山一角。

宗谱中记录了这么一段文字:“大狷介皇帝兴师吊伐以得辽阳,即建都东京,于天命七年修造八角金殿,需用琉璃龙砖彩瓦,即命余曾祖振举公董督其事,特授夫千总归职。后于天命九年间迁至沈阳,复创造宫廷龙楼凤阙以及三陵各工等用。又赐予壮丁六百余名以应运夫差役唆使之用也。余曾祖公极力报效,大工所以乎兴。

挑选一十七名匠役,皆极力报效。……”

佟悦以为,这段文字阐明,侯振举这个人与沈阳皇宫的营建联络很大。从以上文字能够判别,侯振举应该是制作故宫的担任人之一,可是考虑到沈阳故宫中有许多修建是满蒙风格,侯振举作为一个汉人,不行能规划出来,所以除了侯振举之外,应该还有其他的规划者和制作者。

对此,也有人提出了不同定见。有专家以为,侯振举仅仅“烧制琉璃瓦的管窖人”,而不是沈阳故宫的“工程师”,由于侯振举是从海城迁至沈阳的,依据《海城县志》载:“城东南三十五里,在岩山山麓有黄瓦窖,制黄琉璃瓦。清时工部派五品官监制黄瓦。以备陵园宫廷之用。”其卷2《民族》中有这样的记载:“侯氏,客籍山西明福县,后徙本境。清初隶汉军旗,世袭盛京五品官,监制黄瓦,族繁户众,世居城东南析木城。”该县志又在《重修缸窖岭伯灵庙碑记并序》中说:“清初修补陵园宫廷,需用龙砖彩瓦,因赏侯振举盛京工部五品官……”

所以,终究是几个人一起构筑了这座清代宫廷,仍是由某位大师详细规划,这个问题也一向是未解之谜。

努尔哈赤是否修建了部分故宫

努尔哈赤在位期间,是否修建了部分故宫?这在史学界相同存在很大争议。李治亭教授以为,努尔哈赤在沈阳时一向都寓居在故宫北门周围,而不是寓居在沈阳故宫里,这阐明其时故宫必定还没建完。

并且制作宫廷是一项耗资巨大工程,前期准备工作纷繁杂乱,而努尔哈赤率部迁都沈阳18个月后便猝然离世。在这么短时刻里,底子没有满足时刻能将杂乱的宫廷制作得如此之快。

而佟主任则以为,一年半时刻也不算太短,在辽阳城制作宫廷时也只用了2年多时刻,努尔哈赤在位期间彻底有时刻修建宫廷。而依据史料最早记载,1627年正月初一,皇太极在大政殿举办典礼典礼。依照沈阳的气候,阐明大政殿在1626年10月之前就应该竣工。也便是说,在努尔哈赤时期,大政殿和与之成组的修建十王亭时应该现已建好。当然,关于沈阳故宫的未解之谜还有许多。但李教授着重,只需能从文明视点来剖析解读故宫,那么这便是皇家宫廷留给后人最重要的一笔文明遗产。

相关文章